2009年02月 存档

骨瓷

2009年02月15日,星期日

黑,掺了些白,显得不那么纯洁。
热腾腾的灶上两口不大的锅,围着一盘盘的鸡鸭鱼肉葱姜蒜还有饥肠辘辘的人们和白菜。
想要跳到前面的一个土坡上面去,可是我没有那么做,并不是因为那里长着花花绿绿的小草,我以为那是花。
我指着路边的这是南瓜,这是香蕉,那是……

我两手抚着她的脸:“你已经死了吗?”。我不想大家太冷场,所以我直截了当的就问了,她低下头默默无语。
我摸到她后脑的另一只眼睛,一切都不再需要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