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和马克思 Mary and Max – 黏土动画

玛丽和马克思,2009年4月上映的澳大利亚动画电影,导演亚当·艾略特(Adam Elliot)。

第33届法国昂西动画影展(the 33nd Annecy Animated Film Festival)最佳动画长片大奖“昂西水晶奖”,不过是个双黄蛋,并列获得该奖的还有《鬼妈妈》,不过个人认为《鬼妈妈》相比《玛丽和马克思》实在显得平庸无奇。

另外《玛丽和马克思》还是圣丹斯电影节开幕影片,加拿大渥太华国际动漫节最佳动画长片,出手果然不凡,下一步,该是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了吧。

玛丽和马克思 Mary and Max

玛丽8岁时给远在美国纽约的马克思写了一封信,简单的目的只为询问美国孩子的出处,是否跟澳大利亚一样是从啤酒杯底被父亲发现的。比较特别的是玛丽和马克思两人素不相识,玛丽只是随便从地址簿中挑选的这位名为马克思的中年男子。漫长的等待,玛丽有惊无险的收到了马克思的回信,并知道美国的孩子并不是从啤酒杯底被发现的。事实上各个国家、甚至同一个国家的不同地区、更甚至同一地区的不同家庭的孩子都拥有着各式各样不同版本的出生方式,他们或者从垃圾桶里被捡来,或者在挖土豆时被发现,也可能只是父母在逛超市时的赠品。不过玛丽知道了,美国的孩子是从犹太法学博士或者天主教修女的蛋里孵出来的,另外还有一些不幸儿是妓女孵出来的,或许也并不能称之为不幸。

也许只是开始于无意,可是玛丽和马克思的笔友关系却持续了数十年。在马克思的帮助下玛丽成功摆脱了班上男生的嘲弄,玛丽也会收集自己的眼泪以填补马克思干涸无泪的双眼,但在这漫长的年岁里他们更多的是互相倾吐着生活细碎。

玛丽渐渐长大,她该早已经知道自己不是从啤酒杯底发现的了,她上了大学明白了爱,她失去了双亲同时拥有了自己的家庭。更重要的她知道了马克思口中的“亚斯伯格症”为何物,她想要治好自己最好的朋友马克思的精神疾病却无奈将两人关系推向深渊。马克思并未希望被改变,即使他无法理解人们语言下的深层含义、无法读懂对方的面部表情、对公共卫生热衷到极度偏执……他并不觉得自己应该被治愈,他对玛丽将自己当做病人并且出书公之于众的行为表示极度愤怒。盛气之下马克思拽下打字机的“M”字母寄给玛丽(Mary),这表示他将永远不会再给玛丽写信了。

深陷在这段朋友关系中的玛丽无法振作起来,在寄出了写有“对不起”的罐头之后她每日等待马克思的回信,可等来的却是丈夫离她而去的绝决信。与此同时在大洋的彼岸,马克思在一次看到楼下乞丐随地扔烟头时,自己的公共卫生意识爆发到了极致,他愤怒的用力掐着乞丐的脖子想要置之于死地,又或许他并没那个想法,只是他当时真的很生气,并且找不到其他更好的方法表示自己的感情了,“对~不~起~”乞丐祈求的话语,让马克思看清了“对不起”是怎样一副痛苦的表情。

马克思绝对原谅玛丽,满满一箱她最喜欢的卡通玩偶代表马克思的宽恕,它拯救了已经生无可恋正在寻死的玛丽,以及玛丽肚子里的孩子。一年后,玛丽带着孩子前往纽约。走进马克思的房屋,是早上喝完最后一罐炼乳之后挂着笑容离开人世的马克思,和他至死仰望着的整整齐齐贴满一天花板的信件。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玛丽和马克思 Mary and Max – 背后

作为黏土动画的《玛丽和马克思》,构思和拍摄总共花掉了5年的时间,想来挺可怕,一生能有几个5年,平均下来一天能做时长4秒的动画。整部动画是由6台佳能数码相机拍摄完成的,单幅画面达到132480张之多。

捏造出来的纽约 - 《玛丽和马克思》

《玛丽和马克思》中,澳洲是浅浅的咖啡色,纽约是灰色的,动画中的场景非常丰富和巨大,最难的就是“捏造”出来的纽约了,从高处的远眺到地平面的小巷及穿行的车子,无一不是细细雕琢而来。

马克思的打字机 - 《玛丽和马克思》

《玛丽和马克思》影片一共制作了475个微缩的道具,从酒杯到打字机,都是工作人员一点一点用黏土捏出来的。特别是影片中出现的那台老式打字机,工作人员花了9周时间设计和制作。

仿戴安娜王妃的婚纱 - 《玛丽和马克思》

《玛丽和马克思》剧组一共有2位服装设师和147位裁缝,他们包办了影片中所有服装的设计和制作。玛丽的结婚礼服是按照已故的戴安娜王妃的结婚礼服设计的。艾维(Ivy)的连体衣取材于摄影师安妮·蕾伯维茨(Annie Liebowitz)母亲的连体衣。

《玛丽和马克思》拍摄期间,整个剧组吃掉了260公斤西红柿、280公斤咖啡豆,喝掉了2600升牛奶,并且消耗掉了7800块松饼——其中有5236块是被导演吃掉的。

玛丽和马克思 Mary and Max – 动画

来看一些《玛丽和马克思》中的片段

玛丽和马克思都喜欢在信末加“ps”,玛丽喜欢用ps、pss、pss….,马克思则喜欢用ps、pps、ppps….
玛丽和马克思惯用的pss与pps

收到了玛丽的来信,马克思终于绝对回信了,于是他疯狂的打着字:
马克思疯狂的打字 – 玛丽和马克思

马克思没有眼泪,于是玛丽开始制造自己的眼泪好寄给马克思,来看看眼泪的制作过程:
眼泪的制作过程 – 玛丽和马克思

马克思的艾斯伯格症 Asperger

片中的马克思提到自己患有艾斯伯格症,很熟悉的名词却其实还是不认识,不过从文中大概能探知跟自闭有着某种关系。

艾斯伯格症与自闭有着很大的共同点,他们都很孤僻,不善与人交往….不同的是艾斯伯格症相比智商较为正常,甚至智商高出常人,文字表达能力也较强。

艾斯伯格症患者一般无法深入理解人们的话语,你让他看着烤炉中的面包,他或许就会一直看着一只看着直到面包糊了他还是会目不转睛帮你看着,片中的马克思就做过这样的傻事,前台小姐让他“Please Take A Seat(请先坐一会)” ,于是他很听话带走一把椅子。
pleaase take a seat - 玛丽和马克思

马克思对人的面部表情是迟钝的,他也无法理解美女对他放电的行为,甚至区分不出喜怒哀乐,只好把表情一一画在小册子上好随时比对。他对公共卫生极度偏执坚决贯彻“禁止乱扔烟头”的法令,他写信给市长告知自己一天内发现了27个随地扔烟头的人,并要求对他们施予100万美元的罚金以加强管理。
马克思的面部表情比对手册

亚斯伯格症候群(AS):

大多数AS病童的智商在正常范围,但因他们在社交及沟通能力上的障碍,过度偏执的想法,对特殊事物的偏好,不足的解决问题技巧及组织能力,使得他们在普通班中仍较难适应。

无法理解情绪 AS病童一样会产生许多情绪,但他们了解的情绪种类及掌握情绪的技巧较生疏。譬如,一般的孩子如获得一台新的电动玩具,可能会欣喜若狂;但小考100分则只是「很高兴」。但AS的孩子常无法区分两种「高兴」的差异。不论是自己的「高兴」或他人的「高兴」程度,AS病童就是无法拿捏分寸,表露的恰如其分。

AS病童可能会i)把同一句话重复许多遍;ii)巨细靡遗的描述一些常人可能不感兴趣的事物;iii)无法持续一般社交性的谈话;iv)说话时喜欢用冗长的句子或过度做作(如使用很标准的发音);v)说话时,无法拿捏与人谈话的适当距离(如:太过靠近人说话);vi)说话时缺乏目光的接触或面无表情及vii)不会察言观色,了解别人使用的肢体语言。譬如,AS的病童可能会一步入教室,就滔滔不绝地告诉第一个遇见的同学他新买的百科全书内容。但第一位同学不耐烦的离去后,AS病童不以为意,转头与下一位正在邻近的同学继续描述百科全书的内容。

玛丽的配音

普遍观点玛丽是由Toni Collette给配的音,事实上没错,片尾都这么写的,只是玛丽儿时的配音演员是Bethany Whitmore,一位跟玛丽一样满脸雀斑的漂亮女孩。鉴于个人对成年玛丽的声音毫无兴趣所以将不做探讨。
玛丽含泪写着自己的遭遇

Bethany Whitmore - 玛丽的声音

玛丽(Bethany Whitmore)的声音

这是玛丽写给马克思的第二封信,甜美的声音讲述着自己受到同学的嘲弄以及老师的厌恶,略显伤心的话语让人确实很疼心。

Bethany Whitmore,1999年12月7日生于澳大利亚墨尔本,他的首次电视亮相是2000年的”Rove Live” (…),之后的2007年她在美国电视连续短剧”The Starter Wife” 中扮演一个5岁的女孩”Jaden”。

Mini Biography
Bethany Sarah Whitmore was born 7 December 1999, Melbourne, Australia. Bethany is a very creative and uniquely minded individual. She gained her first TV appearance on “Rove Live” (2000) – as a panelist for three “Understanding 5” commercial comedy skits. Following this, at her very first audition, she gained the role of 5 year old “Jaden” in the US miniseries “The Starter Wife” (2007), which stars Debra Messing, Judy Davis, Miranda Otto and Joe Mantegna.

无需改变 – LoVE YoUrself FiRst

“当我年轻的时候 我想变成任何一个人除了我自己”。-《玛丽和马克思》
玛丽一直试图改变自己以适应别人的喜好,用妈妈的口红在嘴上画上满满的笑容以证明自己内心的灿烂,手术除去额头上屎黄的胎记只为博得心上人的好感,只是结果从来不如人意,表现的太过用力反而彰显了自己的力不从心。她也曾试图去改变马克思,因为她觉得他需要被改变,他不应该在人际交往上表现的那么笨拙,他应该寻求积极的治疗并且敞开心胸容纳别人,就像自己一样,就像自己从一个没有朋友的可怜虫到现在拥有着幸福家庭的心理博士。玛丽抱着美好的愿望自以为是的想要治愈自己的老朋友,只是当她抱有这样的想法时她与马克思就已经不再一个平面上了。更重要的是玛丽并不知道她今天所拥有的一切并非因为自己脱胎换骨了,而是因为自己忘记了要去改变。

“他说我必须要接受我自己,我的缺点和全部” -《玛丽和马克思》
马克思并非不知道自己与大多数人不同,但是他说“我喜欢做个亚斯皮患者(注:亚斯皮患者,即亚斯伯格症患者的马克思精简版)”。你喜欢自己太过疯癫抑或太过内敛的性格吗,也许你并不属于那两种,但是每个人的缺点数起来应该都不会差太多。那么你喜欢你作为这样的自己吗?

事实上我一直认为,每个人,从监狱的囚犯到品学兼优的N好学生,他们的好与坏中和最终应该都会是0,当然我的论断从来得不到任何人的支持,只是我依然认为,很多别人不可思议的奇异行为其实往往只是自己还不习惯还无法接受。

ps:正文就此结束了,实力不济把那些视频弄出来是我最累的事。

ps cs:我说过了,玛丽使用pss,马克思使用pps,我使用ps cs,最终你会发现当你拥有很多ps的时候,我的方法将是最省时省力的。

ps cs2:暂无

标签: , , ,

一条评论 发表在“玛丽和马克思 Mary and Max – 黏土动画”上

  1. 蒲袭桐说道:

    大爱这部电影~~

留下回复